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读《活着》有感

| Comments

张艺谋根据余华的小说拍的电影《活着》被人广为赞誉,但实际,小说本身的内容比之电影,要更沉重、残酷、精彩的多。小说描述的是一个近在眼前的年代,发生的真实到近乎血腥的故事。

我很喜欢韩寒的这个序言:

这部作品的题目叫《活着》,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不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作为一部作品,《活着》讲述了一个人和他的命运的友情,这是最为感人的的友情,因为他们互相感激,同时也互相仇恨;他们谁也无法抛弃对方,同时谁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他们活着时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与此同时,《活着》还讲述了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难,就像中国一句成语:千均一发。让一根头发去承受三万斤的重压,它没有断。我相信,《活着》还讲述了眼泪的广阔和丰富;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当然,《活着》也讲述了我们中国人这几十年是如何熬过来的。我知道,《活着》所讲述的远不止这些。文学就是这样,它讲述了作家意识到的事物,同时也讲述了作家所没有意识到的事物,读者就是这时候站出来发言的。

其实这本书以前我也读过部分,但是那时候是不懂的,就像现在来读高中时通篇华丽辞藻微言大义的作文,老师给的分数再高,也只是流于表面。

而这个月,又有两个极为熟悉的亲戚朋友的父亲相继过世了,这让我无比真实的接近了这些生死之事。明白了这期间的沉重、深刻与严肃,甚至不知道安慰的词句该从何开始。我明白了那是一种旁人无法体会到的苦难、不舍和勇气。

所以无论是余华的原版小说《活着》,还是张艺谋的电影《活着》,里面都没有旁人对于苦难的劝慰,也许更多的是表达了什么叫自顾不暇。因为对手是命运啊,命运可以安排给你荣华富贵,也可以设置各种可能的苦难与你纠缠不休。所幸,我在其中的间隙看到了丈夫与妻子久别重逢的拥抱;小男孩在运动会上得了第一后父亲的骄傲;聋哑女儿与偏头女婿结婚生子的喜悦……

福贵(故事主人公)说:

活着,好好活着.我们只能等待被时间和命运遗弃,而没有权利抛弃生命.在命运面前,也许不能不感叹人类的无力吧.改变不了活着的事实,就改变活着的态度吧,只要活着,总有希望,态度也许至少是可以改变活着的状态,或者好,或者差.只是在生命的尽头至少可以告诉自己,我们活过,也曾经努力过.

程浩说:

命运嘛,休伦公道。

而这么沉重的情节,在余华笔下却写的并不压抑也不矫情,甚至可以用轻佻来形容。

“家珍死得很好。”福贵说。那个时候下午即将过去了,在田里干活的人开始三三两两走上田埂,太阳挂在西边的天空上,不再那么耀眼,变成了通红一轮,涂在一片红光闪闪的云层上。 福贵微笑地看着我,西落的阳光照在他脸上,显得格外精神。他说: “家珍死得很好,死得平平安安,干干净净,死后一点是非都没留下,不像村里有些女人,死了还有人说闲话。” 坐在我对面的这位老人,用这样的语气谈论着十多年前死去的妻子,使我内心涌上一股难言的温情,仿佛是一片青草在风中摇曳,我看到宁静在遥远处波动。 四周的人离开后的田野,呈现了舒展的姿态,看上去是那么的广阔,天边无际,在夕阳之中如同水一样泛出片片光芒。

就像喝苦药的时候加了一点糖,让这药的味道既不会让你苦的觉得它是毒药,也不会让你觉得这药甜蜜平淡的像是假药。是的,它就是一味药。

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老人唱道: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就是这样,用轻佻而欢乐的口吻,在命运面前自顾哼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