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2014.8去上海

| Comments

此行去上海算是借着实验室参加cloudfoundry meetup的光,顺带看望了一把老朋友们,感受了一下前辈们在上海的生活。

不得不承认,上海真是一个繁华的都市。与杭州郁郁葱葱略带古朴的优雅诗意比起来,上海就是一座充斥着霓虹灯喧嚣的奢华世界,外乡人除了感概以外,其实很难真正消化其中的美。归根结底,没有多少零花钱的人们,往往只能成为来看热闹的拥挤人潮中的一员,显得有些寸步难行。

不过我没有在以上地方出没,只是听同去的伙伴说起了他们的感受,顺带记下一笔。

会一开完,我就匆忙赶去星姐他们的小窝了。那里算是个不错的地方了,每人一个房间,去除独卫外还算宽敞,此外还有一个布满灰尘的小客厅和一个连存放在柜子里的勺子都找不到一把干净的厨房。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吃着小龙虾,一起聊天。阿才笑嘻嘻的跟我说,看星姐他们带你住三万一平的屋子,当时我就哈哈大笑起来。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一帮特别熟悉的哥们,这样的感觉,真好!

但是笑过之后也会有疑惑,也会有思考。

当我们吃完大概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大波波和杨姐姐才结束周六一天的加班姗姗来迟。然后我就忍不住问,“平时都这么晚嘛?”“一半一半吧。”再后来聊着聊着,我就意识到,原本想要的那些娱乐生活并不会因为你毕业了工作了而突然到来。不会玩的人依然不会玩,反倒更会因为沉重的工作任务而变得没时间玩。所以原本宅着的依然是宅着,只是换个方式,换个地点而已。当玩的时机出现的时候还要想着为了那三、四、五一平的买房计划省点,估计光想想,也就退缩了。

阿森说,在北京的那会,有时候很难理解,住在五环开外的那些人们,拿着三四千微薄的薪水,是如何忍受每天早起排队,然后穿山越岭跨过重重拥挤的人潮,来到另一边的三环的?所以才会有那些说北京地铁图谋涨价,是为了赶走外乡人的恶意吧。

阿森还说,每天写着一个正常的码农都会写的代码,或许是因为幸运你的项目发达了得到了晋升,又或许是项目失败了得到了很弱的绩效考评,但是真正跟我们写的那些其实没有多大关系,换个人也是这样。同一个螺丝钉组装在不同的机器上产生了不同的效果,但螺丝钉还是那一颗。

说到阿森,真心仰慕。哈哈,为了心中的那个女神,毅然裸辞,来到上海,迅速找到工作。颇有一番《北京青年》电视主人公的味道。

但愿认真的人们都能得偿所愿。

晚了,下次再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