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剧本:女王诉杜德利与史蒂芬案

| Comments

演员表:法官、书记员,控方律师、被告方律师、船长杜德利、大副史蒂芬、水手布鲁克。

【法官】(始终保持严肃端庄):请大家保持安静,现在开庭。请书记员简述案件内容。

【书记员】:好的,法官大人。案件发生于1884年7月5日,一艘游船在南大西洋离岸1300英里处失事,船上共有四人,分别是船长杜德利、大副史蒂芬、水手布鲁克以及当时作为船舱服务员的17岁孤儿帕克。在缺少淡水和食物的第20天时,杜德利在史蒂芬同意、布鲁克斯的反对下杀死男孩帕克,四天后,三个幸存者得救。由此,船长杜德利、大副史蒂芬和水手布鲁克被指控犯有故意杀人罪以及侮辱尸体罪。

【法官】:好的,那么现在请控方代表发言。

【控方律师】:被害人帕克是一名孤儿,我作为被害人的代理提起诉讼。我想起诉杜德利、史蒂芬、布鲁克三人,残忍的杀害被害人帕克,并且把他的尸体作为食物。无论处于何种环境下,这种行为就是谋杀,请法官做出公正的判决。

【法官】:被告人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史蒂芬】(小声抽泣):法官大人,您一定想要知道当时的细节的。当时、当时我们在船上已经整整二十天了,二十天啊,我们已经七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五天没有水了,我们都渴的快要发狂了。最后,可怜的帕克还是没有忍住,喝下了海水,尽管我们劝了他很多次。他喝下海水以后非常虚弱,我们都想救他,但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让我们绝望。

一阵沉默……

【法官】:那么,杜德利,是你率先动手杀害帕克的吗。

【杜德利】(低沉,声音略带颤抖):是、是的,法官大人,小帕克就那么躺在那里,奄奄一息,为了照顾他,我们甚至把有幸捕到的一只乌龟喂了一半给他吃,但是仍旧于事无补。我承认我的行为有罪,我也为我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忏悔,甚至在动手之前,我就已经做了祈祷,乞求上帝原谅。我想,当时上帝应该会原谅我的吧。就算不杀他,他也会死,并且正是因为他的死拯救了我们。

【布鲁克】(埋着头痛哭):我、我曾试着阻止(zu zhi)他们,但最后、最后,该死的,我也吃下了他的肉啊,啊!!在我的脑海中,吃下那孩子的肉让我感到恶心(e xin)、绝望、害怕!啊啊!!我有罪,我该接受审判!

水手明显失去了理智变得有些疯狂,现场混乱了一会。

【被告方律师】:尊敬的法官大人,我想我的当事人的情绪明显不正常,下面,我将代表他们进行辩护。我想,事情的经过大家已经很清楚,在受害人帕克已经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船长杜德利,出于多数人的利益考虑,牺牲了帕克,并且牺牲的帕克并非白白牺牲,事实证明,其余三位幸存者确实得救了。也许他们是有所过错,但是我相信,他们应该受到公正的对待,而非与其他谋杀相提并论。

【法官】:那么,请问控方律师有没有要补充的。

【控方律师】:是的,法官大人。我想问一下船长杜德利,在他杀害帕克之前,是否征求过帕克的同意?

【杜德利】(略有些恐惧的眼神):这,当时他是昏迷着的。

【控方律师】:好的,那么很有可能,帕克是反对你们杀害他,并且吃他的血肉的。如果帕克是反对的,那么请问你们的行为是否就是谋杀?

【被告方律师】:法官大人,我想补充一个细节。当时他们四人都曾同意掷骰子,来决定牺牲谁救活其他人,可怜的帕克不幸成为了骰子选中的人,但是在知道这个事实后,年轻的帕克就立马反悔了。当时,三位被告人也没有强迫要牺牲帕克。

【控方律师】:那最后的结局呢,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杀害被害人,夺取了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不叫谋杀?退一步说,就算帕克同意了你们杀害他,吃他的肉,你们也有罪!因为对于帕克来说,这是不公平的。如果牺牲你们中的其他人,用血肉来救治帕克,我相信帕克也能活过来,那么被牺牲的人为什么不是你们?

【被告方律师】:那么如果不牺牲帕克,让其自然死亡?然后让其他三个人自然死亡,这就是你想要的公平吗?

【控方律师】:你这是强词夺理!活着,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最基本的权利,没有人有资格剥夺他人的生死。何况被害人在这个过程中也明显的表现出了反对意愿。我想要再次询问被告人,请问你们在杀害帕克并且食用其遗体时,是否感到身体的不适以及良心的谴责,请问你们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被告方律师】:我想我不得不再次提出,当时的帕克已经奄奄一息。对于当时的情况,他们有不同的道德底线。那时的他们身体都极度虚弱,如果他们任帕克自然死亡,把宝贵的蛋白质资源丢弃而不自救,才是打破了道德的底线。

【控方律师】:我只想说,无论情况如何,这样的行为都是反人类的。

【被告方律师】:控方律师,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想说,让更多人可以活下来,让这个社会总体的利益最大化,就是反人类吗?

【控方律师】:此时此刻,我想请被告律师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如果帕克不是孤儿、如果你的孩子遭受了这样的待遇,被人杀害后吃下了血肉,你是怎么想的?

【被告方律师】:我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

【法官】:好的,那么双方是否还有什么需要补充?(停顿,没人说话)那么请书记员进行总结。

【书记员】:被告人提出了基于利益最大化而牺牲被害人的说法,并且提出曾经征求过被害人的意愿并且选择了掷骰子这个方案表示公平。但是控方提出被害人最后拒绝了这样的方式,这是一个纯粹的谋杀。

【法官】:由于案件较为复杂,许多地方需要查证。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悲痛,并且值得深思的案件。本庭决定延后三月进行宣判,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