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泡面加鸡蛋(四)

| Comments

杭州的天气跟南方大多数城市一样,随着桔梗的燃烧,一天比一天差了下去。而我负责的项目也因为临近上线,显得跟这鬼天气一样,越来越有些糟糕。毕竟还是个毛躁的新人啊,要学的太多。

晚上跟亮哥加班回来,一起在雾霾中从百脑走回了玉泉。月光穿不过雾霾,但是霓虹灯依旧闪亮。其实穿着时髦的人依旧穿梭在灯红酒绿、篮球场足球场上也依旧灯火通明,仿佛丝毫没有受到这天气预报中所说的严重污染的影响。唯一的改变只是路上少了些行人的步伐,和那些零零星星的地摊。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从亮哥口中,我知道了那个“他们都是徒子徒孙”的故事,我们都很崇拜李老师,为他自豪;也知道了除了实验室和宿舍,还有图书馆和教七适合自习。亮哥还告诉我,生活要抓住重点,比如多约男女朋友出去玩玩,享受跟谈得来的朋友相处的时光。我觉得,亮哥说的很对。我发现亮哥平时虽然说话比较大声,但是他说话小声的时候往往展现的更加睿智。

HIGH哥的真诚、磊哥的机智、莉姐的努力、丁哥的坦率、鸡哥的养生,还有老员工们的严谨与狡诈,我发现,换了个环境,我还是可以很好的融入进去,学到很多东西。

最近很爱读书,发现好多可读的书,明白了有些书如果不爱看,即使再重要,也可以放一放;有些书即使再没有营养,只要自己喜欢,拿起来读一读又何妨?只要珍惜时光,便好。

昨天看书看累了,想起了许久未碰的WOW,饶有兴致的打开了游戏。看看自己装备还算不错的小武僧,以前一起玩的QQ群里说,治疗随便混混就过了。我就去混了一个团。

进了本才知道,WOW的团队本,也许真的不是一个没有了亲友团的休闲玩家可以参与的了。打了两个boss都不到,全团被我坑惨了。团长虽然骂骂咧咧的说我坑,但其实内心十分友善,因为他到最后都没有说要把我赶出团。

我明白自己以前打WOW团本时候的心境,会像昨晚大多数人一样,发现一个团里有一两个人坑,就一声不响的马上离开团队,然后在现实中跟朋友骂骂咧咧,让那个该死的坑团花更多的时间组人去吧。

我明白一个团长其实遇到我这样的玩家,其实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的。这个浮躁的游戏世界很难让我们学会耐心,即使有时候我们会花费数小时去钓鱼,把点数升级到专家级,甚至花费数十小时去考古,只为获得那个稀有的坐骑或者说金币。

打第二个BOSS的时候,一开场我就死了,全团在没有我这个治疗的情况下,把BOSS打到只剩下80W的血,是的,BOSS只剩下百分之零的血。用团长的话说,只要一个技能,boss就死了啊。要是我再多奶他一口血,boss就死了啊。可惜我不会玩,甚至是第一次看见这个BOSS。

看着团队的人们都在惋惜,可是这一次,没有人不耐烦的想赶我走。而我也天真的想要为大家做点事,第一个跑尸走进副本,看着24个灰色的图案都在等着我走过去复活他们的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但是我忘记了,我第一次走进这个副本的这个角落,其实我根本不认识路。当我朝着相反方向走了很久被大家发现了以后,我愧疚的主动离开了团队。

这是一个忧伤的故事,所以我退出游戏后默默的删除了29G大小的客户端。但是我还是很感激这个团长、这个团带我打完了一个BOSS。于是我写了一封邮件给团长,把所有的金币都寄了出去。

只是多可惜,没能推倒脑残吼。不完美。

今天,肃驰告诉我收到了回复。我很感动,很感动。但是我知道这个游戏已经不属于像我这样的人。AFK,不可惜。

wow1 wow2wow3

还是说说泡面加鸡蛋吧。今天室友们都吃了泡面,不过他们吃的太晚都快要睡觉了,于是他们没有加鸡蛋。

我在公司吃了两碗米饭,我觉得既然晚饭吃饱了,其实也就够了。

但是即使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我还是会泡一杯茶。这让我想起了我的老爸,我跟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