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我艹”——写给星姐的一封信

| Comments

星姐,就这么毕业了啊!

我让你写大学四年毕业了的总结感受,你却说让我先写前三年的。

其实,想到今年暑假集训,当年我刚进集训队时的那批人里,如今就只剩下我们零九这批当年的新人了,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似乎世上的事,总归是这样的。

以前你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常跟你说,我害怕啊,还有那么多东西没从你那学到手呢!你怎么就这么,毕业了呢?

想起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当年我第一次参加校赛的时候,那时你是工作人员吗,总觉得像你这样,在场内走来走去挺牛逼的。哈哈,后来我确实也经常扮演这样的角色,传说中的裁判。不过那时我的心里,该是对自己大学3年都将奉献的事业,似乎是没有一点概念的。

当时只是单纯的想,大学里不参加个什么东西,实在没事干,作为一个追求大学要干点有意义的青年,总觉得有必要加入一个上进的组织,也不会发现,自己当初的这个决定,是有多么明智。

接下来就是暑假集训了。沉浸在题目里的感觉还是很爽的。就是觉得南京非常的热,集训很累,但是很充实。后来集训完没多久,你就当队长了啊。哈哈,说来惭愧,你跟阿珂队长交接的那次集训队全体会议,我都忘了参加了。虽然开会的时间地点是我通知的。

接下来就知道了你们dreaming3000写了图灵杯平台,然后参加了图灵杯的活动。也是那时候开始,觉得上课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只有写代码,才让我觉得非常兴奋。然后可有可无的上着能翘就翘的课,不知道当时你是不是这样的。

然后我感觉网工真的很坑爹啊,想不到你当初竟然会选网工,想不到我当初竟然会选网工!其实陈老师的各种组网的课还是蛮有劲的,但是“坑爹原理”,“交换原理”,“通信系统”这三个学期的打电话课,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极其厌恶的印象。不过也是,总归是有的课有人喜欢,有的课有人厌恶,总不能要求所有的课都按照你的喜好来吧。我想,要是我到了软工,估计也会有不少觉得坑爹的课,都是一样的。就不谈了。

我一直觉得,在鱼头教导的集训队要低调这一点上,你一直贯彻的非常好。你经常跟我说“做人做事要低调,这样就算做错了,做得不好,也没什么大关系。”不过在这点上,我确实做的不够好啊。

再后来的一年时间里,就是跟你学了。

写图灵杯,跟着你的步伐,先研究OPENGL失败,然后用HGE写。

当科协副主席,我一直以为就是写个图灵杯就好了,没想到还有那么多杂事。

当网管,我一直以为自己学不会那些ping、ipconfig什么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自然而然的懂了,这真是个神奇的过程。

当当队长,也只有自己当了这个事情,才知道当队长,要比普通队员,多付出多少,也才更了解你。

一个人守着活动室的日升月落,跟学弟学妹们扯淡,带下一届各种接班人,等等等等。

一遍又一遍复制你的道路,也不知道有没有做得更好或者更坏,不管啦,反正一切也都这么过来了。

有时候觉得你是个死理性派,感性的心理太少,但是后来想想,我一直在复制着你的道路,努力把自己变成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你呢,呵呵~

以前我说你不回家,是个不恋家的人,现在我也不怎么回家了,虽然看见父母的眼神,有时候会不忍,但是男人,总归有自己的事业。

以前说你大学不完整,交际圈小,现在我也明白了,搞技术的,如果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学不到什么技术。

以前说你懒,大学这么珍贵的一段记忆都不写写总结,现在我写着写着才发现,确实我们需要的不是最后的总结,而是平时的那些点点滴滴。毕业季都结束了,很多事情,怀念归怀念,但是生活总得继续。也许你是对的。

一号门的店面依旧繁华,二月兰的开发依旧绚烂,三号路始终还是那么熙熙攘攘,四号门的那些摊位还是会在夜里热火朝天的卖着炒饭炒面。我们的故事,还是会有学弟学妹们延续。

那么,就这样了吧。

附星姐照片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