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之流WonderfloW

Nothing Replaces Hard Work!

在赶

| Comments

其实当大波和木羽一起在街边等车的时候,大波真的没想到,现在会这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把那碗炒饭吃的快一点,不然也不会只吃了一口就被一个电话叫走,导致现在这么饿,还,这么冷。无人寂静街道的凉风吹拂下,大波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着手表正缓慢指向凌晨两点的时针,内心不免有些无奈。然而时间依旧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同样伴随着的焦急倒反而使他感觉不到一丝困意。

“动车什么时候开?”大波问了一下木羽。

“还有两个小时。应该有足够的时间等到车。”比起哥哥来,当事人木羽反倒是一脸淡定。

大概任何认识木羽的人如果在此时此刻看见这两个人,都不会相信其中有一个人是木羽的吧。平时无论什么事都做得中规中矩,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木羽,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晨读,晚上11点准时上床睡觉,学习上是同学们的好榜样,工作上是老师的好助手。而今天,此时此刻,凌晨两点,木羽正衣衫不整地坐在街头,手上还有那么些许血迹,一定让人匪夷所思。

趁着这等车的档口,大波也忍不住疑惑的问起来:“嘿!你今天怎么会突发奇想去网吧的呢?最搞笑的是,你去网吧就去吧,还带着自己的电脑干嘛!”

木羽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了大波一眼,开始讲了起来。

原来木羽最近一直在忙着准备暑假出国参加夏令营的事情,正好忙到昨天准备去上海办理签证的事情。买票这件事情的负责人却很“负责”地帮他们买到了凌晨五点的票,然后极“负责”地安排了专车接他们去火车站,当然,车子是不可能在深夜停到学校里的,所以自然要求木羽他们这群出国的人在凌晨四点左右在校外面等了。

本来这倒是一件很方便的事,但是最近,极诡异的,十几起进校园砍人事件发生了。然后各大学校的保安措施开始史无前例的严格起来,当然,大学也不例外。最后,晚上十一点半至早上六点,想要进出校园,从原来轻而易举的翻墙即可变成了现在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与之伴生的是晚上夜不归宿率的极大提高,以及网吧包夜生意的疯涨。原本有各种活动一直忙到十二点才想要回宿舍的大学生,现在也只好无奈的去网吧包夜,或者说睡觉了。网吧的人多了,深夜里也热闹起来了,小偷之类的也不禁乐开了花,然后治安似乎只是向坏的方面发展了,这真是一个诡异的循环。

木羽碰到这种事情,也只好尴尬地去网吧,感受这生平第一次包夜的时光了。而由于第二天要赶去上海,像笔记本电脑这种必备的工具,自然也是要随身携带着的。

其实当第一只脚跨进网吧的时候木羽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了,然后当他坐下准备开机时闻到的脚臭味更是让平时极有修养的木羽也忍不住问候了一下那个订票负责人的全家。最后,木羽还是凭着自己强大的忍耐力和意志力,打开了学校ACM平台的网页,开始编起了C++程序。

“啊!我说你还真是个怪胎啊,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去网吧包夜做C++的。”大波忍不住怪叫一声,打断了木羽的叙述。

木羽“呃”了一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嘿嘿,接着说呀,为什么我去网吧这么多次都没见有美女来搭讪的,噢,哪怕是女人都没见过有上来搭讪的,怎么你小子第一次去网吧,就会有个美女上来搭讪呢?”大波带着点调侃的口味接着说道。

“我……”木羽无奈的继续说了下去。

当编译系统刚编译完一个木羽才写完的程序的时候,一个穿着高跟鞋,身着深紫色上衣,脸上明显化了浓妆的女人出现在了木羽的身后。

“嘿,小弟弟,你在玩什么呀?”那女人说着说着就不动声色地缓缓靠近正在全神贯注想题目的木羽,一只手缓缓放到了木羽的肩上。

当女人的手刚碰到木羽的刹那,木羽就条件反射般的惊叫一声,快速站了起来,正巧把靠近他的女人撞了个正着,被撞着的女人也同样尖叫了一声,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了。

那时也就刚过十二点的样子,这两声大叫让玩游戏正在劲头上的人们也忍不住朝这边看了过来。然后“麻烦”也毫不例外的看来过来,并且,走了过来。

这时,一个染着一头爆炸型金发,穿着拖鞋,散发着脚臭,网管模样的大块头一脸着急地走了过来。把木羽叫到了一边的走廊里,木羽为了不引起太多人注意,也就没怎么反抗的跟了过去。

另一边,木羽的哥哥大波刚做完一天的事情准备好好放松放松,此时他正吃着炒饭,准备过了十二点再回宿舍睡觉的,他平时跟谁都熟络,门卫差点都成了他哥们。所以大波是唯一几个可能在规定时间过了,还能给大家带炒饭啊之类夜宵的人。

刚吃一口,手机就剧烈的震动起来:“喂?什么事? 什么??木羽被一帮黑社会拉进走廊都没有反抗?好,我马上过去!”刚挂电话大波就朝网吧飞奔而去了,生怕晚了一步,自己的好兄弟就要出大事了!

时间,依旧一分一秒的跳动着……

刚到走廊,门一关,大块头的脸色就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你小子是谁?竟敢打我女朋友!”

“呃,我没打你女朋友……”木羽感觉自己的头都快炸开了,原来这男人不是网管。

“啊呀,你小子,很嚣张啊。”冷笑着,大块头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木羽知道事情不妙,没有回答,脑子里飞快的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把包给我,你人可以随意走开,不然……”大块头说着晃动着刀子。

周围的一帮人渐渐围了上来,木羽的心跳正飞速上升着……

“警察来查身份证啦!快跑啊!”突然,一个声音冲进了走廊里,不知道是谁把灯关了,走廊里的人也都慌张起来。

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木羽耳边说:“弟弟,快跟我走。”显然,冲进来的人正是木羽的哥哥大波。

大块头瞬间觉察到了什么,大叫一声,拿着水果刀砍了上来,然后大波反身一脚把大块头踹倒了,木羽的手,却也被水果刀划到了一下。

两人一路狂奔,后面的人却也紧追不舍。

终于,在绕过了几个巷子以后,他们躲开了后面的人。

“我靠!这群人穷疯了!竟然学会在大学旁边找事了!”大波忍不住骂了起来,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累死我了!”

“你怎么来了?”木羽不愧是天天跑八百米的人,这么跑下来也没见他喘气。

“嘿,要不是我一哥们及时打电话给我说你在网吧有可能要出事,你就真出事了。”

“啊呀,不对,我的书包还在网吧里。火车票也在书包里!”木羽突然一拍手,大声说了一句。

“好,他们见过你的脸却不一定见过我,你在这等着,处理一下你划伤的手,我马上赶去拿。”大波刚说完,就转身跑开了。

经过这么一来一回,大块头他们早已回到了网吧,一个陌生的人坐在木羽的原来的位子上,书包却已经不在了。

 

“妈的,一看那人就是个书呆子,到网吧来带着个书包,里面竟然装的真的全是书!”一声咒骂从旁边的厕所里传来,瞬间给大波带来了希望。

假装进去上厕所,大波有意无意瞄到了木羽的书包,对面两个人,自己一个人,估计跑不掉,再等等吧,大波心里这样想着,一滴汗从额头掉落了下来……

“老大在外面叫做副本了,我先走了,你也快出来吧!”就在第一个人把门关上的一刹那,大波挥起了拳头就一拳把剩下的人打晕了过去,背起包,偷偷的走了出去。

刚走出网吧的一刹那,背后就出现了狂叫声:“妈的,你给我站住!”

几个人又开始一前一后的追赶起来,这次估计是自己的哥们被打了,几个混混动了真怒,真的发疯似的追了上来。

就当他们快要追上大波的时候,木羽突然从旁边出现,撒了一把石子,跟大波一起拼命往前跑了起来。

在足足跑了三十分钟以后,后面追着的人终于放弃了。

绕到了巷子里,“怎么……样,这……下没……事了吧。”大波直接趴在了地上,无力的说。

检查了一下包,木羽沮丧的说:“票果然被拿走了……”

“悲剧啊!”大波差点没哭出来,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那迅速打车去火车站买票吧!”

于是,就有了本文刚开头的那一幕。

 

深夜里,街上的凉风不停的吹在他们身上,让刚刚跑出的汗水瞬间变成了冷汗,在不时传来的来来往往卡车和私家车喇叭鸣响的伴随下,大波和木羽一个打喷嚏,一个不停的咳嗽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大波一拍自己混混欲睡的脑袋,瞬间叫起来:“我们等什么出租车啊,去坐地铁不就行了嘛!!”

“啊,对啊!快走。”也许是太累了,平时一向反应极快的木羽之前也没想起这个。

当时间又过去半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到了地铁站。

“你快回去吧,我一个人行的!”木羽对大波说。

“什么话!我送你到那了再说。快上去吧,我感觉要来不及了!”

两人一起登上了地铁,焦急的等待着。

“快,这里转车。”木羽此时也已经很焦急,无论走去哪,都是带着小跑的。就在时间只剩下30分钟的时候,他们错过了一辆地铁……

 

“妈呀,今天我们真的很背啊!一直在赶!哈哈!”大波忍不住叹了口气,却是不知为什么笑了起来。

“呵呵。”木羽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心里一定比谁都急。

就在还剩五分钟的时候,他们到达了火车站。

“哈哈,终于到了!太好了!”大波高兴的笑了起来,像是经历了一场战役,最后胜利了一般开心。

“但是,票还没买呢!”木羽依旧冷静的说着。

“呃,这个时候还买毛个票啊!直接混进去不就行了!”大波急忙说到。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木羽一边说着,一边朝售票点跑去。

“卖票啦!卖票啦!马上开的去上海的票啊!”正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咦,还有这种诡异的事?”大波正在疑惑的时候。

“啊,这张票我要了!”木羽几乎是在那个声音想起的瞬间,就条件反射般的叫了起来。

然后定睛一看,竟是那个金毛大块头!

“啊哈,臭小子,你们完了!”大块头,大叫一声,追了上来!

“啊!”木羽和大波同时叫了起来。

凌晨的火车站显得异常寂静,突然的几声大叫,像是惊雷一样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当然,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自然也毫不例外的过来了。

“喂,那三个小伙子,你们过来一下。”保安的呵斥一下子让三个人都惊醒了过来!

“嗨,我说我们跑什么啊!这里又不是那个小网吧,我们怕他一个人干嘛呀!”想着,大波就转动他有着强大的交流能力的大脑,准备开始跟保安扯起来!

“但是动车马上就要开了!”木羽再镇静,此时此刻也不免焦急起来!

“呵呵,放心,没事的,有你兄弟我呢哈!”大波像是安慰,又像是暗示着什么!

“怎么回事?”保安用他惯有的威严发话了。

“嗯,是这样的,这位保安大哥,他抢了我们的票在这卖,能不能把票给我弟弟让他先去做火车,然后让我留在这跟你解释,因为火车马上开了,怎么样?”大波快速简洁而有耐心的对保安说着。

“毛!胡说,这票是我自己买的不准备用了才拿来卖的!”大块头怪叫一声说道!

“好,你这么说也行,那我们买了!”这时木羽果断说道。

“嗯,你先拿着票去做火车吧。”保安毕竟也是人,还是比较讲情理的。

“哼!我还不卖了呢!”大块头故意得理不饶人,宁愿卖不出去,也不想让木羽他们开心。

“嘿!”就在这时,大波抄起手来一把正巧夺过火车票,手向后一塞正巧把票塞到木羽手里。然后顺势扑倒了大块头,在倒下的瞬间,他跟木羽眨了眨眼睛,虽然大波的眼睛小,但是他相信,木羽一定看见了!

接过票,木羽转身就朝检票处狂奔了过去。

就在火车马上开出的倒计时三十秒的时候,木羽以百米速度冲刺着,像是一个,追风的少年……

“30”……“29”……“28”……

大概,就在一年之前吧,这样全力冲刺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那种周围有着兄弟互相扶持,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的感觉,真的很美!那样全力以赴的充实感,真的让人很满足!可是那一次,木羽在冲刺的最后,还是败了,是的,尽管有着无尽的无奈与遗憾甚至让周围的人都不敢相信的,败了……但是他并不服输,他相信,在人生的旅途中,失败一次并不算什么,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失败过后,他也能再次向着成功冲刺……

事实证明,在这大学里,他确实是对的……

“20”……“19”……“18”……

熟悉的感觉似乎还有,就在从前,那一次,那个人,似乎也是让他这样焦急的追赶着的,是的,那种渴望,那种心痒难耐,那种热血沸腾!让他全身的血液都释放燃烧起来了!是的,就在那以后,木羽再也没有惧怕过奔跑!虽然最后的并没有结局,但那绝对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就像夏之星,最美的星星那样,绚烂多彩……

“10”……“9”……“8”……

那这一次呢?自己会成功吗?在那样的急速奔跑中,木羽竟然奇迹般的陷入了沉思……

我们的生命,不就是这样一个又一个追赶的过程吗?在时间的旅途上,我们追赶着自己喜欢的,期盼的,向往的,我们追求着自己的梦想,那些或是名,或是利的东西,我们一直在赶着。

少年时我们赶着学习,青年时我们赶着幻想,中年时我们赶着事业,老年时我们赶着回忆和珍惜,其实我们的生命,就是一直,在赶……

那种在赶的充实,让我们心满意足!追赶旅途上的风景,让我们赏心悦目!那么,在赶本身就已经充满意义,成功与失败,又如何呢?在赶本身,就够了!

呵呵,想着想着,木羽渐渐放慢了脚步,嘴角浮起了笑意……

“3”……“2”……“1”……凌晨四点的钟声“咚咚咚”的响了起来,木羽,终究还是没赶上吧……

突然想起从前,比别人那么积极的多地活着,就是为了,在赶的时候,可以赶上吧……

其实,这些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只需要珍惜身边的兄弟姐妹,身边的风景,这就够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木羽叹息着突然就笑了起来。

就在准备回头,想着“还是去看看自己的好兄弟大波怎么样了,反正已经来不及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该死,怎么动车又晚点了!不过这下可以等等木羽那小子了,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也不回电话!”

“啊!”木羽转身的刹那,眼睛眯成了一个迷人的弧度,眼角,却泛出了一丝微光,不知道那是汗珠,还是泪花……